常常会想一点点从手指间逝去岁月不知不觉中到底留下了多少难以觉察的印记,就好像书桌上的紫檀手钏一样。新入手的时候光滑闪耀鲜活无比;在桌边静静的安置了两年多的时间以后颜色暗淡了很多,光泽也趋于内敛,而这一切都于无声里不知不觉沉淀下来的岁月印记。

感觉也会有这样的沉淀印记。很久以前时候的疼更锐利更干脆,就好像被锋利无比的利刃深深割到一般,痛的迅速、鲜活而干脆,一下子透彻全身让人忍不住连连吸气;而缓一缓抗过第一波剧痛之后,也许是疼的力量没有那么强了也许是身体适应了,感觉就好像水中溅起的涟漪一样虽然还是一波一波的涌来但却一波一波的逐渐消退淡去。足够久的时间之后不管多大的涟漪终究会消散……

而最近却发现连疼的感觉也会随着岁月沉积而迥然不同。也许是经年累月之后原先锋利的刀刃变钝了,被割到之后不再是那种迅速鲜活干脆的疼,钝钝的刀子划开的伤口没有了当初利刃那么鲜活,疼也变成了一种闷闷的、若隐若现却持续不断的撕裂伤,一直就那么盘亘着,好像要成为生活一部分的架势……

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很有名的TED演讲,脆弱的力量。这几个月总会时不时想起这个演讲。道理不难明白,脆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在关闭或者麻痹这一部分感觉的同时也关闭了love、connection等生活中所有的美好。所谓一体两面,所以要想认真生活,除了接受自身的脆弱、拥抱脆弱,全身心投入生活外别无选择。跟那段有名的去爱吧就好像从来没受过伤害一样的话异曲同工。

不过道理是道理,生活是生活。知和行之间永远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世间最难是人心,自己的、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