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转过年来家人以及自己的种种,切切实实的意识到这副皮囊的重要,慢慢开始锻炼身体。最简单易行的自然就是俯卧撑了,从三月开始虽然坚持的并不太好,到目前累积也已经做了7000多个。从一开始20个呲牙咧嘴到现在50个也能应付,也算是有所进步,今年的目标是2万个俯卧撑;另外就是平板支撑,从最开始不到半分钟到现在2分半钟,虽然进步很慢,但身体的感觉还是很明显的。

5月开始抽时间去奥森跑步。虽然之前断断续续也跑过一些,但5km从来没有全程跑下来过,每次跑到后来越是咬牙坚持,感觉身体越是抗拒,每迈一步身体的各种难受成指数增加。前几天突然想换一种方式,不再想跑多远,也不再想着咬牙坚持,只是简单的一步一步的跑,试着感觉和适应身体的各种难受,不再咬牙坚持对抗身体的各种难受。这样虽然也还是很难受,但慢慢开始接受和适应了,反倒可以坚持下来。难受就难受,反正下一步还得迈出去,这样一想身体好像反倒能配合,至少难受程度没有再指数增长。不但能全程跑完5km,居然还可以多跑一两公里……

由跑步的感受想起来前段时间总是频频做一个差不多的梦,梦到自己站在高处,好像是悬崖边,又好像不是。周围要么是漆黑一片要么大雾弥漫,都是完全看不清楚。每次站在那儿茫然无措纠结犹豫要不要向前走一步。多数梦里都是迈出去然后一步踏空摔将下去,偏偏又好像是万丈深渊,一直不停的下落下落,总也摔不到底,然后就醒了……

这种不断重复的梦终究是自己的一个心结和问题。不管怎样不向前走就没有办法知道脚下是万丈深渊还是坚实平地,害怕纠结都于事无补。也许就像跑步一样,所能做的就是试着去感觉和适应而不是对抗和纠结,退一步讲哪怕是悬崖绝壁总也得摔将下去,站在哪儿终究不是一个去处。有种说法说成熟就是与自己的不断妥协和平衡的过程。一度很不屑这种说法,现在慢慢觉得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试着接纳适应,也许是中庸,也许是成熟,但终究要慢慢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