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卡在生活之中

故事一: 一对夫妇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大儿子对动物天生有爱,看到路边死于非命的小动物动则伤心半天。3、4岁的时候他决定不再吃肉,一名素食主义者,不再吃肉。同时他认为别人也不应该吃肉,“一生的目标就是努力让全世界的人都变成素食主义者”,去外面吃饭闻到肉的味道或者看到别人吃肉也会非常不高兴,尤其忍受不了家里吃肉;但问题是小儿子却喜欢吃肉,于是大儿子和小儿子之间开始纷争不断。夫妻两个便夹在了两个同样可爱的孩子中间。两个孩子都没有错,他们不希望偏袒或者委屈任何一个孩子。他们想尽办法来缓解困境,如趁各种单独活动的机会偷偷带小儿子去吃肉、带小儿子回外婆家串门吃饭等等,但仍然是一个无法彻底解决和回避的困境……

故事二: D是IBM的一名工程师,在IBM度过了自己整个职业生涯。D喜欢做笔记,对生活中任何感兴趣的事情都会记录下来,任何感兴趣的谜题都会全力设法解决。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的医院电话等待铃声引起了他的兴趣。D特别喜欢那段音乐,后来他又在不同的医院听到同样的等待铃声,于是他开始设法解决这个谜题。可是这段音乐完全没有名字、作者等任何信息,各种网上数据库也找不到,他也很难向人描述这段音乐。他跟所有的医院打电话听等待铃声、寻求各种医院各种人员的帮助……,最终还是他的家人把他从这个卡住的谜题中解救了出来,找到了这段音乐的信息。(我从维基百科上还真找到了这首音乐的相关介绍) 。

故事三: 犹太教义规定,夫妻离婚除了世俗法律的各种程序和手续外,还丈夫需要出具一纸正式文档Get(感觉类似中国古代的休书),妻子只有拿到这个Get之后才算是正式离婚,否则是不可以开始新一段感情和再次走入婚姻的。于是各种刁难漫天要价拖延n年的丈夫、无路可走的妻子就生出了很多故事。有雇人绑架严刑拷打逼迫之的,也有倾全部身家换取之的,也由此衍生出了一个行业。一纸文书卡住无数人,生出百般是非。

三个故事完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读书:贾想

书买了有一段时间了,比较喜欢贾樟柯的几部电影,看到这本书就无脑买了。一直没顾上看,周末下午正好有一点闲暇时间,这本书恰好在手边,于是拿起来就看完了。最近看书总结出两点不错的实践,一是忙完之后找一两个小时的闲暇集中看完一本书,比以前每天固定时间看一会更有效率;二是看到灵光的地方直接拍照回头再结合Onenote的图片识别整理一下,书摘的效率高很多。

回到正题,这本书副标题是贾樟柯电影手记。虽然说不上名不副实,但多多少少有点晃点的嫌疑。严格说起来不算是一本正经八百的书,不过是把贾樟柯这些年各处发布的小块文章、访谈、演讲、致辞等等结合他这些年的几部电影,按照时间的顺序整理结集而已,而且其中有几篇文笔颇有些突兀吊诡……

贾的电影我最喜欢的还是《小武》,就像贾樟柯说《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的巅峰之作、《黄土地》是张艺谋的巅峰之作一样,在我看来小武同样是贾樟柯的巅峰之作。接下来的站台本来可以拍的更出彩,不过感觉贾樟柯有点使大劲了,太急于表达、急于放在时代背景下说事,以至包含了太多主题在里面,反倒湮没了。其后拍的包括世界、二十四城记、三峡好人等等,除了一些做各种不太成功的尝试和突破,剩下的仍然在小武的模式里面。不清楚艺术是不是存在这样一个普适规律,艺术家终究会有一个自己的模式,一度让其成功却难以突破的模式,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尽管以上种种,书还是值得一看。贾樟柯的文笔极好,就跟当初看陈丹青的书纠正了我印象中艺术家都不太靠谱的错觉一样。虽然文章很零散,字里行间还是能看得到贾对电影、对这个时代\社会的一些看法和想法。看来之后一下明白了难怪贾樟柯跟陈丹青好像走的很近(包括这本书也是陈丹青作序的)。他们本质上还是很像的,都是骨子里的”老愤青“,对自己、对社会总还是有些要求和抗争。

从书中也能感受到贾樟柯对电影的要求以及使命意识。文革”当时国内的艺术基本上就是传奇加通俗,这是革命文艺基本要素。通俗是为了传递给最底层的人政治信息,传奇是为了没有日常生活、没有个人,只留一个大的寓言”。于是改革开放后的文化荒漠成就了陈凯歌、张艺谋等所谓的第五代导演。但他们在自己无法突破的模式以及商业的双重压力下,“似乎找到了出路,那就是与艺术迅速划清界限。他们将创作变为了操作,在躲避实用主义者挤兑的同时,使艺术成为了一种实用。将一切都纳人处于职业规范之下”。“如果说电影是一种记忆方法,在我们的银幕上却几乎全是官方的书写。往往总有人忽略世俗生活,轻视日常经验,而在历史的向度上操作一种传奇。这两者都是我敬而远之的东西,我想讲述深埋在过往时间中的感受,那些寄挂着莫名冲动而又无处可去的个人体验。”

序言里面陈丹青的一段话看了非常喜欢:“每个人应该自己救自己,从小救起来。什么叫做救自己呢?以我的理解,就是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哪怕写文章时标点符号弄清楚,不要有错别字一一这就是我所谓的自己救自己。我们都得一步一步救自己,我靠的是一笔一笔地画画,贾樟柯靠的是一寸一寸的胶片”。

与浮躁日常中浮浮沉沉久了,心也就钝了。总说认真生活,可很多时候却越来越不认真,越来越难以认真。不管怎么样,就像陈丹青这段话一样,越是于浮世中,越是要自己救自己,认真生活,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自勉之……

一些书摘:

  • 那时候总以为苦在过去,甜在今天。谁又能想到“思甜”的时候,我们正经历一场劫难。年轻的一代未必就比年长的一代幸福。谁都知道,幸福这种东西并不随物质一起与日俱增。我不认为守在电视边、被父母锁在屋子里比阳光下挥汗收麦的知青幸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问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苦恼,没什么高低之分。对待“苦难”也需要众生平等精神。

  • 在我们的文化中,总有人喜欢将自己的生活经历“诗化”,为自己创造那么多传奇。好像平淡的世俗生活容不下这些大仙,一定要吃大苦受大难,经历曲折离奇才算阅尽人间世事。这种自我诗化的目的就是自我神化。我想特别强调的是,这样的精神取向,害苦了中国电影。有些人一拍电影便要寻找传奇,便要搞那么多悲欢离合,大喜大悲。好像只有这些东西才是电影去表现的。

  • 文化和书本知识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就像有的人确实读了不少的书,看上去好像挺有学问,但是这种所谓的学问除了增加了他傲视旁人的资本外,并不能实际地影响到他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态度。在那些人眼里,知识就跟金钱一样,只是一种很实用的流通工具。

  • 在一种生活中全然不知自由的失去可谓不智,知道自由去而不挽留可谓无勇。 这个世界的人智慧应该不缺,少的是勇敢。因为是否能够选择一种生活,事关自由;是否能背叛一种生活,事关自由。是否能够开始,事关自由;是否能够结束,事关自由。自由要我们下决心,不患得患失,不怕疼痛。

  • 在任何情况里面,人都在试着保持尊严,保持活下去的主动的能力。我们太容易生活在自己的一个范围里面了,以为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个世界。

3月锻炼笔记

1、都说每逢佳节胖三斤,春节之后忍不了自己的体重,找到了一个最偷懒的锻炼方式:花钱买了一个APP,每天晚上按照APP的指导锻炼俯卧撑和Plank。也许是花了钱的缘故,俯卧撑除了感冒严重的几天外,基本上都坚持了下来,3月居然完成了1793个俯卧撑;Plank的累积时间55’03”;

2、俯卧撑明显比Plank坚持的要好,Plank仅坚持了11天。分析大概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俯卧撑APP是付费的,Plank APP是免费的,花钱了感觉会不一样;另外一个原因俯卧撑进步很明显,3月单次俯卧撑最好成绩基本提高了一倍,而Plank单次最长时间始终在1分钟左右徘徊,没有进步,造成后面几乎没有了坚持的动力。

由此可见,如果想坚持一件事情,有两个因素至关重要,一是付出成本,一定的付出成本沉没成本会有帮助;二就是成就感,最好能不断有阶段性的进步和可见的成果收获;

3、俯卧撑和Plank锻炼这个月是刻意去坚持的,但除去中间几天感冒严重属于特殊情况外仍有3天是属于偷懒的,Plank后面十几天更是完全没有坚持。锻炼算是生活非常典型的一个缩影:生活中那些长期非常重要但短期效果不明显,不做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影响的事情。于是这些就成了最容易被牺牲的,我们也会在心里不自觉的找各种理由偷懒说服自己,让自己心安理得,而恰恰这些事情反倒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从给父母的一份关心和一个电话、朋友间的关切和闲聊到自己内心的观照和内省,思考人生的方向……;然后我们偏偏把时间花在了那些最不重要的生活事务上,因为它们在当下,不处理就会有显而易见的不便和麻烦;因为它们更容易,不会触及内心或者需要深切持久的思考和关注;也因为它们是我们自己偷懒逃避的挡箭牌……

读书:从零到1

从0到1,最近比较热门的一本书,花了一两个小时看完了。全书的系统性不是很强,零零散散的说了很多初创公司或者创业的方方面面。不过毕竟是牛人,看了之后还是有很多让人灵光一闪醍醐灌顶的话语和想法。

从0到1和从1到n其实是代表了两种发展方式:从1到n是线性平行发展,同一模式下量的复制,完全竞争;从0到1是纵向发展,独辟蹊径创造突破,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和新的领域,形成创造性垄断或者独占来获取利润和发展。

从小处看,未来只是还没有到来的时刻的集合。** 但是真正使未来如此独特和重要的并非因为未来没有发生,而是未来的时间会与此刻不同。**

初创公司遵守这样一个原则,你需要与其他人合作来完成工作,但也需要控制规模,使组织有效运转。(大组织发展新事物很难,官僚阶层行动迟缓,效率低下,既得利益者不愿意冒险)

守则:大胆尝试胜过平庸保守;坏计划也好过没有计划;竞争性市场很难赚钱;营销和产品同样重要;

一般人会觉得公司都差不多,其实公司的差别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大得多。非垄断者把市场描述成各种更小市场的交集来夸大自己的独特性;垄断者把市场描述成若干大市场的并集来为伪装其垄断性。对创业者最致命的诱惑就是把市场描述得太狭小,好像你可以理所当然的驾驭它一样。

一个企业成功与否要看它在未来生成现金流的能力。垄断企业的特征:专利技术(10倍改进)、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和品牌优势。先从占领小市场起步,逐步扩大规模。

按照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对未来的确定性(相信可以掌控未来)以及乐观和悲观划分成四个象限:未来明确且乐观,如1950~1970年的美国,富有创造力和远见,有活力,创造出想要的未来;未来明确悲观,当下的中国,相信未来是可知的,但是暗淡的,对已有东西进行复制,毫无新意,高储蓄,低投资,富人海外转移财产,穷人不花钱;未来不明确悲观,如当下之欧洲,自我实现;未来不明确乐观,如当下之美国,只知道未来好,但不知道有多好,不制定具体计划,改进而非创造。不管是人还是国家,都应该有长远的规划。

幂次法则:宇宙法则,宇宙最强大的力量。最重要的事情都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是市场,销售还是时机和决策,都遵循幂次法则。

常识(容易)、秘密(困难)和神秘之事(不可能之事)。目标:稍作努力即可达到的目标;不懈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以及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达到的目标。阻碍人们努力探索的四种社会因素:渐进主义、风险规避、自满、扁平化。秘密包括关于自然的秘密(物质世界的未知部分)以及关于人的秘密(人类对自身认知的空白或者人们以防他人知道而隐藏的部分)。着眼点:无人关注的地方。

董事会:人越少越好,越小,越容易沟通和决策,达成一致并进行有效监督。三人最为理想,不要超过5个。反之,架空董事会的办法就是尽可能扩大其规模。

人员:要么上车,要么下车;每个人只专注负责一件事情。简化管理,界定角色可以减少矛盾。

销售:复杂销售(大型产品/系统)、人员销售(消费级产品,建立流程让销售团队尽可能向广大客户推销)、广告销售(单价低,有广泛的吸引力但缺乏病毒式推广方法)、病毒营销(产品核心功能可以鼓励用户邀请其他朋友成为用户)。销售同样存在幂次法则。

创业7问题:工程(技术突破性);时机;垄断(在小市场占大份额);人员;销售;持久;秘密。

听讲:Mony Talks

最近路上连续听了几个与Money有关的TED,汇总总结一下:

1、钱的理性及非理性问题:

一帮家伙想研究一下金钱在人类社会出现种种失败的缘由,于是就拿倒霉的猴子做试验,看看金钱对猴子的影响和反应。实验的办法就是给猴子一些Coin当做钱来使用,猴子可以拿来从饲养员手里买葡萄,不同的饲养员葡萄价格不一样,不同的饲养员的信用风险也不一样,比如饲养员A看上去会给猴子3颗葡萄,但最终给了两颗,而B看上去会给一颗葡萄,最终也是给了两颗等等。最终的实验结果是猴子跟我们一样存在理性以及非理性的选择,理性如它们也会从买的便宜的人手里买葡萄;在买的时候也会评估卖家的信用或者其他潜在风险等;非理性如虽然最终结果都是买到两颗葡萄,它们还是会选择从B手里购买;跟我们人类一样,潜意识里更关注预期损失而不是最终结果等等。

也就是说,这些理性以及非理性的选择基本上我们基因中固有的一部分,我们所应该做的就是正视并努力克服之。

2、储蓄与语言:

对为什么有的国家储蓄率高,有的国家储蓄率低做了另外一个意思的解释:语言。

他们把语言分成两大类,一类是现在语言,一类是未来语言。前者如汉语,语法中不存在时态的概念,在表述过去、现在和未来时语言上的区分并不明显;后者如英语,严格的时态语言,对过去、现在、未来的表述有很大的不同。对使用未来语言的人来说,由于语言的区分导致在人们的思维定义中未来跟现在更不同,更遥远,所以人们更不容易储蓄;而对中国这样使用汉语现在语言的国人,未来与现在区分并不明显,界限比较模糊,未来离现在更“近”,人们也更容易储蓄。

3、为富不仁:

呵呵,对为富不仁做出了社会学证明和解释。演讲者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学试验,结果表明有钱人更关注自我,更自私,更没有同情心。

这些试验包括统计在加州路上违法的车辆中豪车更多,豪车在路上更流氓;在实验室中放置一个标明是给儿童预留的糖果罐,然后有钱人偷拿的糖果是普通人或者穷人的两倍;在试验中随机制造一些有钱人,虽然这些有钱人仅是凭运气变得“富有”,但他们接下来还是会表现得更自我,更觉得自己富有是自己比别人更Nb而应得的,而不是运气(这个试验跟中国目前的社会现实倒是颇为相似)等等。

演讲同时也给出了一个还算有些合理的社会学解释,有钱的富人会占用更多的社会资源,他们住的房子更大,社区更高级,上下班更有可能开车而不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工作中一般都是处于高层,跟普通的人的合作也比较少。所有这些客观上导致他们离社会底层或者普通生活更远,脱离的更多,也就更没有同情心,“何不食肉糜”……

4、金钱不是最好的激励手段

社会学著名的蜡烛难题试验。在满足金钱的threshold门限值之后,金钱对人们不但不会起到激励作用,反而会有副作用,降低人们的表现。有效的激励的手段包括自治(自主权)、成长(Mastery)、以及成就感。